互動影像,到底是影視還是游戲?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19/6/28 10:39:00

    本是看一部影視劇,卻需要進入故事參與冒險互動;如果說這就是一個游戲,但參與者又能經歷一場賞心悅目的觀影體驗。這就是網民觀看由騰訊視頻推出的互動迷你劇《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時的新鮮體驗。故事中,為了幫助潘粵明扮演的主角許一城逃出古墓,觀眾需要記住復雜的口訣讓他避開陷阱,同時可快速點擊屏幕使其與追擊者搏斗。而在由New One Studio工作室開發的互動游戲《隱形守護者》中,玩家通過簡單的選擇操作就可將李九霖扮演的主角肖途的諜戰人生推向不同劇情結局……

 

  互動設計+真實影像的組合正在創造一種新的內容表達形式。這種互動影像內容兼具影視觀賞性與游戲可玩性,同時涵蓋影視作品與游戲作品的構成要素。去年以來,互動影像在國內外快速興起,出現多個代表性作品,已經展現出一定的市場吸引力,據了解,《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的復玩率可達35.5%,《隱形守護者》更是在游戲發行平臺一度拿到9.5的評分。但是,深耕游戲市場多年的北京韜安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孫磊指出,由于互動影像對于市場而言尚屬新鮮事物,沒有明確的作品類型定性,在開發制作互動影像內容、適應市場監管政策等方面或將遭遇一系列問題。

 

  業態形勢向好

 

  早在1967年,蒙特利爾世博會捷克館內就展出了第一部互動電影《一個男人與他的房子》,但在此后很長一段時間內,影視行業對于互動電影的嘗試寥寥無幾。相較于此,互動游戲則獲得較充分的發展,在影像技術水平十分有限的時期,以文字和圖片為載體的文字劇情類游戲就成為交互式娛樂的主要模式;隨著影像技術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交互式游戲通過真人拍攝或3D畫面開始呈現出電影質感,電影與游戲之間的邊界也愈發模糊。

 

  2018年,索尼互動娛樂推出了互動電影游戲《底特律:變人》,其游戲畫質堪比動畫電影效果,交互式劇情設計縝密有深度,為此收獲突破性銷量,也使得互動影像內容這一概念進入主流市場視野。緊接著,國內外誕生出一批互動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互動綜藝《You vs. Wild》、互動微劇《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等互動影像作品。

 

  互影科技是國內互動影像內容技術開發領域的早期入局者,在其創始人鹍鵬看來,互動影像是基于技術變革和移動端體驗需求的下一代娛樂內容產品,可以衍生出互動劇、互動電影、互動游戲等多種細分品類,具有很大的商業場景。目前,國內市場方面,騰訊在今年3月舉辦的“UP 2019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上發布了一零零一移動端互動敘事合輯應用,主要提供互動視覺小說、互動動漫以及互動真人劇等;愛奇藝在5月舉辦的“2019網絡劇發展高峰論壇上發布了全球首個互動視頻標準,并計劃推出協助互動視頻生產的互動視頻平臺;優酷則在20186月的增量覺醒電影戰略發布會上提出了互動電影發展方向。

 

  當技術發展降低了某一創新內容模式的制作成本和難度時,這一垂直細分領域就會獲得行業青睞。互動影像內容模式是有商業價值的,這已在現有嘗試中得到了驗證,游戲影視化甚至已成為游戲行業的發展趨勢。鹍鵬表示,目前來看,影視行業已初步呈現互動影像內容的向好態勢,正在拓寬娛樂內容的邊界。

 

  法律問題待解

 

  目前,市場對于互動影像的認知尚未達成共識,面對互動影像內容的多元裂變,基本對其作以影視內容或游戲內容兩種理解。但由于影視和游戲是屬于兩種不同法律屬性的產品,在法律保護、審批制度等方面存在重大差異,所以如何界定互動影像內容的法律屬性就變得十分重要。孫磊表示。

 

  騰訊公司高級法律顧問陳中認為,在對互動影像內容進行法律界定時,可考慮其中是影視要素還是游戲要素占據主導地位。如果影視內容是為游戲玩法服務,則其屬于游戲作品;如果游戲元素是為影視內容的呈現增分,則其屬于影視作品。此外,還可以發行渠道給互動影像內容定性,可將在網絡視頻平臺發行播出的互動影像定性為影視內容,進一步細分成互動劇、互動電影、互動綜藝節目等;將在游戲渠道發行的互動影像定性為游戲內容。孫磊則指出,市場上還有一類交互式內容是將文字與靜態圖片進行簡單的嵌套匹配,形成一個選擇類游戲,由于其本身只是對圖片的反復利用,并未涉及游戲核心玩法設計,也不存在連續活動的影像,因此,這類內容并不能構成影視或游戲作品,其只能涉及一張張的攝影作品或美術作品。

 

  鑒于互動影像內容法律屬性的不確定性,在對其進行開發制作時,也需注意規避法律風險。陳中介紹,當前市場上,諸如《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大唐女法醫》等互動影像內容均是由網絡文學作品改編而來,需率先取得網絡文學作品的影視改編權;對于類如《隱形守護者》的以獨立APP形式出現在游戲渠道發行的互動影像內容,需取得游戲與影視改編權。如果已經簽署的授權合同對影視改編權或游戲改編權有明確的范圍限制,履行合同即可。若在合同中僅是籠統約定了影視改編權或游戲改編權,則可依據內容發行渠道確定所獲授權范圍。雖然在該種情況下,兩類發行渠道以及用戶群體存在一定重合度,但依據誠實信用原則,只要雙方都是獨立進行開發,同樣履行合同即可。此外,陳中認為,面對各類新業態的快速發展態勢,在簽訂授權合同時,權利人應具備一定的市場預見性。由于互動影像內容并非一種全新概念,權利人在簽署授權時應考慮到授權條款范圍的全面性與明確性。

 

  對于游戲作品改編互動影像的情況,孫磊指出,當前游戲行業改編授權多采用細分授權方式,比如明確規定僅限改編3款手機游戲”“IOS及安卓平臺”“ARPG類型游戲等,許多游戲公司在初期授權合同中并未涉及互動影像這一內容類型,如不對其做名詞解釋或約定范圍,就有可能出現被授權方在開發游戲的同時制作了互動影像版本。因此,他建議游戲公司應考慮業態發展形勢,將互動影像列為一項單獨授權類型,并在合同中約定好互動影像改編內容的分成模式。(李楊芳)

 

 

  (編輯:蔣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浙江6十1开奖走势图推荐号码